独行人无言

开学了,开始淡圈。周末回来浪。
厚颜无耻之人,不拆不逆系の腐女子

暴哭【我孙子一定会在我墓地前通知我他们出场的

椰子丸:

这两位怕是在迷宫里开起了茶花会
想念他们

爆哭

万有瘾力💨:

在经历了杂食太太渐爬墙、无差太太站对家、同圈太太停产粮之后,已经没有任何噩耗能动摇到我了,没有的,不存在的。
…………………
呜哇啊啊啊啊……………

就算真的是丑到爆炸我也要毒害首页x
第一次比较认真地画,指绘嗯
继续加油吧向太太看齐xd

啊啊啊啊啊终于上了啊啊啊啊

被水淹没:

终于等到这一天!!!!嘉瑞上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鼬佐】兰夜(一发完结)

七夕庆作,现代pa,未告白两人,文笔差极了【重点
可以的话请继续【鞠躬
----------------------------------


佐助回到家已经是过了正常睡觉的时间了,理由是被水月那几个家伙以一样是单身的名义拉出去请客。虽然按自己的风格是不会接受这种无理的要求,但想到毕业后也许会难以相见,佐助还是乖乖地掏出了自己的银行卡,有些心疼地看着那三个饿鬼在点菜单上不停增加的勾勾。
下次不能再这么大方了。
他与他的哥哥,那个叫宇智波鼬的天才,正处于合租的特殊时期。一向对自己过度宠爱的哥哥在经济独立问题上甚是严厉,不仅合租的房费水电钱要平摊,平时的社交餐费等也全要自己负责。虽然父母每半年会往卡里打进一笔数目可观的费用,但在东京这个城市,光是房租就高到吓人,生活费什么的,还是得自己赚。这也是鼬一直坚持让自己做的事情。
虽然不是很明白哥哥为什么坚持让自己从初中毕业就接一些零工,但能和哥哥一起生活,这就更让人开心了。
这可能就是今年刚过完十七岁生日一个月的宇智波佐助最难以启齿的秘密。
他不仅想以兄弟对鼬相称,他更想与他做携手一生的恋人。



但一生什么的,怎么可能。
——比起受社会歧视,那个被自己称作哥哥的男人更值得拥有令所有人艳羡的未来。更何况——
他连鼬对自己是什么看法他都毫不知情。有时他企图从那人的眼中看出不一样的东西,但鼬的眼睛永远是那样,只有对自己一贯的温柔和疼爱,其他什么都没有。一边憧憬着得到挚爱之人的回应,一边希望着永远得不到回应,这样的感受在自己失眠的时候猛然出现,但结果总是除了给自己第二天带来厚重的黑眼圈和鼬的担心外,别无他物。

真过分呢,总有一天也要让你尝尝这种味道。这就是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神游的十七岁的宇智波佐助在等着自己深夜未归的兄长的心理活动。
最近应酬次数增加了不少,虽然知道鼬也是不喜欢这种事情并且迫不得已,他也曾经尝试着去理解,但从那天听到鼬在与某人通话时不自觉发出的轻笑,就都乱了。
他在对同事或同学时,总是一幅冷漠形象的。而这种不自觉流露的心情,和夜夜晚归的行为,均只指向一个方向。
他哥可能恋爱了。
他可能不是他哥最重要的人了。
他可能会永远陷入单恋的旋涡了。
郁闷的少年只能发泄向茶几旁的书,这是目前他的可视范围内鼬最常碰的东西。一本蛮有分量的唐诗,是海洋另一端那个国家的文化遗物。
翻开即是生涩难懂的汉字,他倒是记得,他的兄长说过,这本诗集是那位叫白居易的文人的作品。
“相对于其他诗人词客,他的诗最易懂,因此也最受古代日本人的喜爱。”


“佐助翻开的那页,是首叫七夕的诗哦。”


他的兄长回来了。
看那家伙又是一身酒气的样子,姑且原谅了他晚归的事情。
“恋爱吗?”这家伙果然......
接过诗集,只瞟了一眼,也不顾佐助有些发散的眼光,就开始朗诵起来:“
烟霄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这绝不是只瞟了一眼就做得到的,一听就知道是熟读了不少次。
几许欢情与离恨。
自己会这样吗,经历了与鼬在一起的时光之后,只剩下离别与痛苦。
“想什么呢佐助,你最近可是很经常性地走神呢。”
“哥哥,我们会......这样吗?......我是说,远离彼此,然后......不再相熟。”
“为什么会这么想?”
意料之外的回答。
“你......是恋爱了吗?”
不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反问。


佐助居然这么想了啊。

“明天就是七夕了呢。”
“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再不解释,好像会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呢。
“七夕,是传说中的互相爱恋的男女,见面的日子。”
互相爱恋的男女。看来是真的啊,恋爱。

似乎误解更深了讷。
“他们在一年只有这天可以相见,剩下的364天,只能靠见到对方的愿望而活着,凄美又幸运的故事。”
“他们至少还能爱着对方并知晓对方的一心一意,所以才说幸运吧。”
不像我。
“这么说的话,我倒是幸运的多呢,佐助。”
“?”
“至少我能天天见到我爱的人,什么样子都见过的人,从他诞生一直
看到现在的人,无论怎样都很可爱的人。”

鼬越靠越近了,他已经快抑制不住那快溢出的心情了。
会是我吗。
“还有些困惑啊佐助,我慢慢解释给你听好了。”
嘴唇被堵住了。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被幸福砸中不知所措,又隐隐有些担忧的感觉。
很快被鼬的深吻一扫而光。
尽管在梦中也做过类似的甚至更刺激的情节,但现实中的事,比梦刺激了一百倍。
舌头一直深入,似要勾走他口中的一切,又恋恋不舍地舔抵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又不轻不重地吮吸了粉红的唇瓣。
“明白了吧,佐助。从未变过,一直是你。那个被你担忧会代替自己存在的角色,就是你自己啊。”
佐助正为方才的吻脸红,这会又听到这记直球,整个人除了呆坐着,已经不知如何做了。
过了一会,他才如梦初醒:“父亲母亲......怎么办?”又有点后悔,好不容易交换了心意,就提了最严峻的问题。
他略带不安地看向兄长,而鼬好像早就猜出他会提出这个问题:“你觉得,一直以来,我为什么在经济问题上那么严格?”
“父母无法接受是一定的,这也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但喜欢就是喜欢,对你的爱就是爱情。我原谅不了自己作出悖德的事情,但我更不想把你的未来交由别的女人,或者男人。这就是我的自私,佐助。让你在我可见的地方,一直永远看着你,这是我的自私。佐助,现在放弃,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想好了,现在还来得及挽回。”
“你说无法放任我爱上其他人,无所谓。你要我放弃,不可能。哥哥,我一样爱着你。”
“不论会被歧视?”
“只要你挺得住。”
“说不定会过的辛苦?”
“有你就好。”
“以后会后悔吗。”
“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鼬。”
“明天是七夕呢。祝我节日快乐吧,佐助。”
“脱单快乐,我亲爱的老哥。”
“不送点什么表达一下谢意吗。”
诗集迎面而来,房门被大力地甩上。
红透了的脸颊,可是被悉数看尽了呢,佐助。
不急,我们还有不止这一个兰夜可以共度。






----------------------------------
对没有了不用找链接了没车。
【不敢写肉还敢讲。
深夜爆肝两小时的产物,受群内太太的刺激有了这篇文章。再来一波鼬佐宣群:389437259这是个有太太有白嫖有咸鱼的群,确定不来玩吗ww
ooc,写的时候就这感觉。太难把握了,他们两个可爱的家伙。
因为是用手机打的字所以不知道有多少字,所以麻烦用电脑的小伙伴帮我数一下告诉我谢谢
【写成这样还敢拜托别人你
第一次写同人,文笔实在小学生水平,能将绌作阅读至此十分感激。
注:标题兰夜,为七夕的别称。



半夜失眠的神改图x。】这是一个灵魂画手没假了。我真的不是黑我真的是粉【真的(小声
第一次发lof居然发这种东西也是没谁了。
私心鼬佐tag,辣眼睛抱歉。

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岔气【给laki太太小心心{不管接不接|超可爱

芮:

空间里看到的梗
女儿是几百年前画的设定(

大家!好不容易有个群,看到的同好加一下ra谢谢xd

伊邪那北:

宣群!
新建了一个鼬佐群,不过目前只有我一个人(๑´∀`๑)
热爱鼬佐的小天使们酷爱来呀(*ΦωΦ*)
来日常产粮,日常开车呀ฅ•̀∀•́ฅ
要是有太太能来那就太好了*٩(๑´∀`๑)ง*